发新帖

红世一足

2020-11-27 05:31:52 115

红世一足红世

红世一足

红世一足红世贾琏到此地步,红世也只有惟惟诺诺而已,红世恰好王夫人那边送了银子来,便都添在里头,加上凤姐素日所积,尽用作打点之仪。邢夫人听说了,不免又气又恨又肉疼,说是“当日馒头庵收银子时,半个子儿也没分与我们;如今买他的命,倒要大家勒紧腰带拿出钱来。若说天理报应,凭他的德行,原不该落此好报。”罗嗦了半日,也无人去理他。

红世

红世红世

红世谁知文书详至忠顺府,红世见了佥押,红世笑道:“这是贾二舍两口儿演就的圈套,以为将他婆娘出首,便可从轻发落,丢卒保车,打的好如意算盘!就算那尤二姐、张金哥之死都不与他相关,这国孝家孝间私蓄妾室,却也是不赦之罪,况且王熙凤是他结发妻子 ,既敢拿他的书子去唆逼地方,自然是这样的事他平日做得不少,便这件不与他相干,那审不出来的还不知有多少件。怎可就这样轻易发放了?”便又奏了一本,弹奏贾琏“帷簿不修 ,停妻另娶”之罪。当今原是至孝之君,念那王熙凤虽然逼伤人命,究系妇人,既已择了押解之期,便不令重审,只命将贾琏交按察院从严重判。按察不敢怠慢,立命两名快手拿贾琏到案。

红世红世

红世一足红世宝玉看时,红世却见门首横书着四个大字,红世乃是“孽海情天”,不禁心中一动,正欲举步再追,忽听耳边有人呼唤:“宝玉,醒醒。”声音极是熟悉。睁眼看时,却是袭人坐在对面脸对脸儿的垂泪,仿如梨花带雨、芍药扶风的一般,倒一时恍惚起来,不知是真是梦,只觉许多旧事翻上心头,倒像针尖扎了一下似,不禁一把攥住袭人手腕,“哇”的放声大哭起来。

最新回复 (2)
2020-11-27 04:36
引用1
2020-11-27 04:29
引用2
2020-11-27 03:05
引用3
返回
发新帖
729464
主题数
5088
帖子数
76603
用户数
729464
在线
61
友情链接: